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生活资讯 > 其他

2015年哪些改革红利落在您头上?

发布日期:2015-12-29 10:09:28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鹿城区电子政务中心 【字号:

  据新华社北京12月28日电

  2015年是全面深化改革的关键之年。由习近平总书记担任组长的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全年共召开11次会议,审议通过65份文件,其中11份涉及民生改革,包含了医疗、教育、环保、户籍管理等多个方面,出台了一批有力度、有分量的改革成果。

  那么,这些有力度、有分量的改革成果都是啥?老百姓关心的出行、教育、医疗等改革究竟如何?

  中央深改组@ 846万乡村教师:2015年重点支持对象

  中国最“全能”的教师在哪里?——在大山里。

  “我是学数学的,普通话说得也不好,但学校缺语文老师,只能顶上。人手不够时还要教科学和体育。”贵州省从江县加鸠乡加努村乡村教师潘富金说,像他这样“一人教多科”的“全能型”教师几乎每一个贵州少数民族地区的乡村学校都有。

  为什么他们如此“全能”?——因为没人。

  “每个月1000多元钱,办公、住宿都挤在破木楼里,想去趟镇上要走10多里山路,谁愿意来?”在贵州三都县偏远乡镇任教20余年的韦世平说,因为没人,学校缺什么他们就干什么,木匠、厨师、水管工……“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

  2015年4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提出把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摆在优先发展战略位置,采取切实措施加强老少边穷岛等边远贫困地区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明显缩小城乡师资水平差距,让每个乡村孩子都能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

  “从新闻里看到出台《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县里的乡村教师都‘沸腾’了。”全国人大代表、湖南通道侗族自治县第一完小教师蒙兰凤跟记者说,不仅是收入增加,新的教学楼、宿舍和食堂也越来越多。“现在农村最好的房子几乎都在学校。”

  “深改关键年,理应让这些大山里的坚守者看到希望。”贵州省委改革办专职副主任郑云跃说,在全国1000万中小学校教师中,乡村教师超过800万,改善800多万乡村教师的生存和工作状况,是农村教育发展的基础,更是千百万农村孩子的前途命运所系。

  中央深改组 @育龄妇女:可以生俩了!

  要“二孩”还是要工作?对于很多家庭而言,这是一道多选题。但今年10月以前,对于郑州市民刘阳而言,这却是一道单选题。

  32岁的刘阳是郑州一家企业的项目负责人,妻子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5岁的儿子刚上幼儿园,但由于夫妻二人都不是独生子女,如果要了二胎,妻子的工作肯定保不住了。

  2015年10月,十八届五中全会明确提出“全面实施一对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政策”。

  “我真的不希望孩子一个人孤单长大,有兄弟姐妹的童年是完全不一样的。”刘阳说,两个孩子以后赡养父母的压力也会小很多。“我们都想好了,老大叫可乐,老二就叫可爱。”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郭志刚说,我国老龄化速度非常快,2050年时60岁以上老年比例约为35%,虽然放开后会有多少人来申请还不能确定,但对缓解人口老龄化的作用很大。

  2015年,改革动真格,独生子女政策就要退出历史舞台。对于全面二孩而言,政策的改革并非“句号”,唯有完善相配套的经济、社会和家庭发展的政策体系,让人“生得起”“养得好”,才能释放改革的红利。改革,依旧任重道远。

  中央深改组 @ 13亿人:进一步解决看病贵问题

  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

  当贵州兴仁县城南办事处居民雷大姐得知母亲患了膀胱癌时,感觉天都要塌了。“不治肯定不行,治疗又不知道要花多少钱,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当时愁得我整夜睡不着觉。”

  雷大姐的“愁”并不让人意外。多年来,看病贵、看病难是国人最担心的事,一场大病就足以让一个家庭分崩离析。

  “仅是用药一项,一年就是10多万元。”贵州省兴义市桔山镇的村民郭欢原本有一个小康之家,但2011年查出患慢性肾功能衰竭尿毒症后,不仅家里的积蓄花光了,还欠了10多万元的高利息借款。

  在山西省吕梁山连片特困区,一个不足7万人的小县就有近1万人因病、因残致贫,占到贫困人数的28%。

  2015年4月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强调公立医院是我国医疗服务体系的主体,要把深化公立医院改革作为保障和改善民生的重要举措,着力解决好群众看病就医问题。

  国家卫生计生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说,公立医院改革的关键环节是破除以药养医机制,核心就是切断药品、耗材与医院及医务人员的经济利益。

  2015年,在北京启动“医药分开”试点的5家医院,门诊次均医疗费用减少了54.84元,次均药品费用(门诊看一次病的用药费用)减少了82.85元;在福建省三明市第一医院,医院收费处玻璃窗口上张贴着“药品零差率销售”告示,依西美坦从每盒657元降到136元,头孢硫脒从每盒256元降到60元……

  “医保报销、大病保险、大病医疗二次保险,不光报销的多,药价也便宜了很多。”雷大姐给记者算了一笔母亲的“治病账”:唑来膦酸从每盒近1000元降到600多元,吉西他滨从每盒400多元降到200多元……“原本以为要花10多万,现在一共只交了5000元。”

  当然医改并非如此简单,破除以药养医的核心应该是破除公立医院逐利性,单纯实行药品零差率,而补偿机制、运行机制等配套机制如果没有建立,就会出现以耗材养医、以检查养医的现象。但在2015“深改关键年”,为解决看病贵、看病难,深改组已经迈出第一步。

  中央深改组 @ 2.45亿流动人口:

  积分落户让“北上广相信实干”

  “大学毕业后找工作,我是削尖了脑袋想找那些挣得多的,能让我买得起房、买得起车,能让我堂堂正正地把童佳倩娶进门的工作。可是就算我拼了命,也赶不上这房价涨的速度。”这是电视剧《裸婚时代》主人公刘易阳的独白。

  对于全国2.45亿流动人口而言,刘易阳的独白可能是他们此生最大的梦想。2015“深改关键年”,梦想开始照进现实。

  2015年12月9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要求完善户口登记政策,维护每个公民依法登记常住户口的权益,摸清无户口人员数量、分布及产生原因等,分类实施无户口人员登记政策,全面解决无户口人员登记户口问题。

  截至7月底,河北、江苏、山东、贵州等22个省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正式印发《国务院关于进一步推进户籍制度改革的意见》具体实施意见。截至12月,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市区常住人口超千万的中国四个超大城市,也均已提出或实施各自的积分落户指标体系。

  “今年不仅落了户,通过当地改革的优惠政策,31万就买到了一套136平方米的安置房。”原籍四川资中县的雷宏权在福建晋江打拼了12年,户口和房子,两块压在他心头的石头终于在2015年落了下来。“以前一家三口挤在公司巴掌大的宿舍,转个身都困难,最让人揪心的还是孩子,没有户口,想上学都困难。”

  “要进行户口登记本身并不困难,关键在于背后的配套措施如何保障。”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万海远说。

  2015年,住房城乡建设部积极推动将符合条件、有稳定收入的农民工纳入城镇住房保障体系,年初承诺保障性安居工程新安排740万套,全年基本建成480万套;前十个月,全国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已开工747万套,基本建成688万套,均超额完成年度目标任务。

  虽然刚刚起步,一些大城市落户条件也十分苛刻,但从2015“深改关键年”开始,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相信“北上广不相信眼泪”的故事会越来越少,“北上广相信实干”的故事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