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生活资讯 > 其他

走村串巷吹糖担 江湖绝活羡煞人

发布日期:2015-12-28 9:23:55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鹿城区电子政务中心 【字号:

  吹糖人的时候,林志微喜欢身着唐装,他说用家乡话来说这叫“带风”,有范儿的意思。

  只见他从生着火的糖架上挖出一块温热的麦芽糖放在掌心,合掌团两圈后,糖块变成了光润的圆球;接着他用右手大拇指在圆球上轻轻按出一个小坑,再将小坑收口。他小心地用手拢着,一会儿,用手抓住糖块两端,使出一道绵劲儿将糖拉一条长管,成为气道。他将长管放在唇边往里吹气,只见温润的糖块慢慢鼓起形成气囊。他一边吹气,两只手还一边拿捏,慢慢地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公鸡便成型了……

  这副糖担,他挑了30年

  在林志微的糖架下端,挂着一面锣。“很久没敲响它了,现在基本上用不到了。”林志微说,以前挑担走街串巷时,敲一下这面锣,人们便知道吹糖人来了。而如今,他基本出现在一些民俗、社戏等现场作表演展示,铜锣声早已沉寂好多年。

  林志微,51岁,瑞安市陶山镇岱下村人,一个靠吹糖人走江湖30年的手艺人。

  林志微每天早起做的第一件事不是洗漱,而是先擦拭糖架。这是他多年养成的习惯。“糖担是我的老伙计,已经过几次大修大补。它伴着我走过30年,也养了我30年。”

  做糖人所用的糖,一般采用麦芽糖。因为现代人对健康的注重,做糖人所用的各种色彩,林志微说是糅合了一些天然色素,比如菠菜汁、红萝卜汁等。吹糖人要紧的工夫之一在于烧糖。烧糖的时间一般控制在4个小时,这样烧出来的糖软硬适中,适合吹捏。糖架上还需要一直点着小火,以保证麦芽糖保持温软的状态。

  林志微是岱下村金师傅的第四代传人。20多岁那年,林志微经过金师傅散发着甜香的吹糖人摊子,仿佛被糖架上温热的糖稀黏住了。金师傅手中魔术般变幻出来可爱的糖人,对他充满魅力。思忖着小时候在学校里接触过绘画,有一点美术功底,林志微觉得自己挺适合吹糖人这门技艺。

  “那时候这门手艺还是蛮有市场的,有一技傍身总归能落得一口饭吃。”于是林志微开始拜师学艺。事实也是这样,尽管走街串巷风里来雨里去,辛苦自然不用赘言,但林志微凭借手艺,养家糊口、供养儿女读书,打发一个又一个温饱的日子。

  温热的糖稀,已成风干的记忆

  “哐”——敲响糖担上的锣后,林志微喊了一声:“卖糖人咯,好吃好玩的糖人。”陶山岱下村不大,横竖仅几条街,每一个街角,林志微和他的糖担都曾待过。以前村里还有五六名同行,上街卖艺时,他们偶尔会相遇,切磋手艺做对台戏自然难免。决胜负的方式也是简单而随性的,围观的孩子是现成的裁判:谁的作品更受孩子喜欢谁就胜出。

  每每回想起这番场景,林志微心里便跟那温热的糖稀一样,甜甜的,暖暖的,可随即就像被风吹过的糖人一般,冷冷的、干干的。如今时代变了,任他把锣敲得再响,吆喝声再响亮,也很难吸引孩童,依靠走村做生意的方式已不能维持生计了。

  可吹糖人师傅留存在一代孩童的记忆里。今年35岁的刘先生现在陶山镇上经营一家小面馆。他说七八岁时,常常会追着吹糖人师傅一路跑,每当吹糖人师傅放下担子做生意时,他就在一旁观看,看着小羊、孙悟空、猪八戒等可爱的糖人儿陆续被吹捏出来,在糖担上排成一排,他是百看不厌;而有钱买糖人的孩子拿走心仪的糖人时,他会投以羡慕的眼光。林志微有时候看这个馋孩子一直跟随着,便会吹一个简单的糖人送给他,乐得年幼的孩子眉开眼笑。

  岱下村的吴芳今年33岁,有个大她一岁的姐姐。记忆中,小时候特别盼望着重大节日的到来。那样,她们便会央求爸爸给两个人各买一个糖人。吴芳说,以前村里“抬八仙”(民俗活动),街上还能看到好几个吹糖人师傅在忙活,而现在基本很难看到他们的身影了。

  至今还收不到

  一个正式的徒弟

  “现在的小孩不缺玩具也不缺零食。”林志微说,而且很多家长也不让孩子多吃糖了。现在,林志微极少挑担上街去吹糖人,买的人少了,收入不足以应付生活。如今他除了在一些大型庙会集市上摆摊吹糖人外,一般还会选择去酒店等其他场所“商演”,以赚取出场费。

  近几年来,林志微在“江湖”上积累了一些名气,商演的酒店或商业活动已遍及温州,有时还会受邀去金华、绍兴等地现场表演。这些带有表演性质的活动虽然延续了林志微吹糖人的生涯,但他却觉得不再有以前的那种感觉。他说从前虽是一人挑担过街叫卖,但总能感到身后有很多孩子的眼睛在注视着他,到哪儿都受到孩子的欢迎,因此心里觉得并不孤单。而现在去的地方多是酒店、广场等地,常常是应商家要求去做的活动,观众虽然很多,但已很难看到孩子眼里流露出的热切。

  但因为喜爱这门手艺,也为了维持生计,林志微还是很珍惜类似的商演活动,他尽量去做得更好。“一般来说,如果表演时间在上午9时,那么凌晨3时就要起床作准备,比如烧糖什么的。做这一行很辛苦,如今的生意是有一单没一单,说不准的。”林志微说,他的儿子在外地工作,基本不会再延续这副糖担的生命,而其他年轻人也是看不上这门手艺的,所以至今他还没收到一个正式的徒弟。

  “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找到接班人呢。”林志微略带伤感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