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公共服务 > 生活资讯 > 其他

2015年度“中国最美的书”出炉

发布日期:2015-12-4 9:16:17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鹿城区电子政务中心 【字号:

  2015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获奖图书

  1、《上海字记——百年汉字设计档案》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2、《订单——方圆故事》 广西美术出版社

  3、《痛》 重庆大学出版社、楚尘文化

  4、《生态智慧丛书》 高等教育出版社

  5、《爱不释手》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6、《匠人》 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7、《薄薄的故乡》 重庆大学出版社、楚尘文化

  8、《兔儿爷丢了耳朵》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9、《学而不厌》 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10、《温婉——中国古代女性文物大展》 译林出版社

  11、《古韵钟声》 北京燕山出版社

  12、《一桌二椅——夜奔·朱鹮记》 江苏凤凰科学技术出版社

  13、《齐白石四绝十方》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4、《老人与海》(全译本) 崇文书局

  15、《凝·动——上海著名体育建筑文化》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

  16、《男女》 上海书画出版社

  17、《中国关中社火》 中国摄影出版社

  18、《你是哪里人》 海天出版社

  19、《黑白江南》 浙江摄影出版社

  20、《布衣壶宗——顾景舟传》 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

  日前,由上海市新闻出版局主办的2015年度“中国最美的书”评选结果揭晓,来自全国各地18家出版社的20种图书荣膺本年度“中国最美的书”称号,并将代表中国参加2016年度德国莱比锡“世界最美的书”评选。

  主办方告诉记者,此次评选报名工作于6月开始,通过单位、个人选送及专家推荐三种途径,共收到来自全国各省市108家出版单位的参评图书389种,778册,内容涵盖文学、艺术、科技、教育、历史、生活、儿童等方面。“选美”的门槛并不高,近两年内出版的图书均可参加。

  今年,评委会特邀7位海内外优秀书籍设计师加入评审队伍,他们是来自德国的康斯坦兹·伯纳、韩国的郑丙圭、日本的铃木一志,中国的陶雪华、吕敬人、王序以及周晨。评委会称,“中国最美的书”旨在帮助中国书籍设计家走向国际设计舞台,为国内图书设计走向世界建立平台与窗口。该活动自2003年创办以来,已评出“中国最美的书”251种,其中有13种图书荣获了“世界最美的书”称号。

  “最美的书”以何为美?

  “最美的书”到底评的是什么?主办方的回答是书籍的装帧设计——从书籍文稿到成书出版的整个设计过程,也是完成从书籍形式的平面化到立体化的过程。它包含了艺术思维、构思创意和技术手法的系统设计,从书籍的开本、装帧形式、封面、腰封、字体、版面、色彩、插图以及纸张材料、印刷、装订及工艺等各个环节的艺术设计。在书籍装帧设计中,只有从事整体设计的才能称之为装帧设计或整体设计,完成封面或版式等部分设计的,则称作封面设计或版式设计等。

  在“中国最美的书”的官网上,有一套关于美的评审标准,包括书籍装帧的整体性,书籍内容与形式的完美结合,书籍设计对于书籍本身功能的提升,设计风格与适宜手感的和谐统一,以及作为设计重要元素的技术手段的运用等等。在评委会看来,“最美的书”是一个从视觉美到触觉美再到音乐美的过程。一本书从第一页翻到最后一页是一个连贯的乐章,阅读时要有节奏感、韵律感,图文组合就是其中的节奏。而“美”是一个整体,而非孤立的封面或插图,更包括用材设计与内容的匹配,也即形式与内容的统一,这就需要设计师有一定的创意能力。好的创意,能让设计成为读者了解作者及其作品的窗口,成为吸引读者阅读的磁场。

  “书的设计就是要赏心悦目地传递书卷文化艺术”,评委会表示,电子书时代的到来恰恰是书卷艺术的一个机会,如何让大众更愿意亲近纸质书,领会纸质书区别于电子载体的魅力,书籍设计师的责任重大。就今年评选结果来看,书籍的易读性和设计的独创性成为最为看重的要素——易读性让书籍之美从视觉扩展到触觉,更符合当下新媒体时代纸质书的阅读需求;独创性则要求设计师在设计时采取原创性元素,不跟风往年曾出现的优秀设计。

  时代痕迹当代意识并存

  记者查看获选图书,发现与往年相比,今年“最美的书”不约而同地走起了复古风,其封面形式多以简约为主,颜色以黑白居多,用材方面则采用宣纸、手造纸和包装纸等。

  其中,由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上海字记——百年汉字设计档案》收集了清末至今沪上的书籍、广告、票证等各种书写媒介,呈现了上海100多年来印刷汉字、民间书体的设计与书写轨迹。书籍厚达一寸,但重量很轻,它的封面布满了风格万千的文字。评委对它的点评是:“既体现出20世纪百年时代的痕迹,又具有当代设计的意识。”

  另一本《订单——方圆故事》,在选材和设计上都很新颖,封面采用包装纸,书名仿照订单。内页的签名处都附上了不同的肖像图,趣味十足且富有个性。

  值得一提的还有《痛》和《老人与海全译本》,前者运用理性、冷峻的设计语言,将无法言状的痛苦感受进行了视觉化的表达,纸张的灰色、封面的“+”、“-”都是一种既有情感又具理性的设计方式。后者则在整体的色彩上采用渐变的蓝色,封面用了海滩贝沙闪烁的材质,配以银色印刷鱼和人物的形象来贴近主题语境,内页则插入了绘制有多种生动形态鱼类的笔记本,采取了“书中书”的设计。

  除了上述的文学、文艺、历史类书籍,唯一获选科技类书籍的《生态智慧丛书》也颇受评委会推崇。这套有着丰富表情的图书,注重现代感和阅读性,留白大胆,富有节奏。每本书根据主题在封面上设计了不同的简洁图案,体现了平面设计的优势。此外,内页的图表设计到位,通过视觉信息的传递促进了内容理解和知识吸纳。还有一本交叉建筑、科技、体育的获奖图书《凝·动——上海著名体育建筑文化》,以体育场馆在城市的分布为叙述基点,位置感贯穿全书,封面上的圆点与各场馆在上海的地理位置相对应,简明新颖,查阅信息一目了然。可见,“中国最美的书’的设计理念已经越来越进入到普通大众书的设计之中。

  匠心设计留住生活记忆

  “最美的书”是怎么诞生的?获奖图书《匠人》作者申赋渔在文章《“中国最美的书”诞生记》中透露,为了设计这本书,设计师朱赢椿花了近半年的时间。他是完全把书当做一件艺术品来打造的,几乎每一页,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为了感受到书中的氛围,他还特意去了书中故事的发生地苏北申村,实物拍摄下每篇文章中匠人用过的工具。后来,他又觉得电脑打出来的字没有人的气息,坚持每个匠人的名字都要手写。为此,便找来了很多工具——“剃头匠”是用刀片写的;“铁匠”是用一支圆头毛刷子写的;“织布匠”是用一把小油漆刷子沾了水写的;“瓦匠”是用一片窄窄硬硬的薄纸写的……其他的工具还有塑料、铁皮、树枝等等,几乎每个名字都用不同的材料写出来。申赋渔说,最能体现读者想象中匠人精神的,反倒是朱赢椿对这本书的设计。可以说,图书设计的过程同样代表了工匠精神的传承。

  去年“中国最美的书”获奖图书之一、90岁作者饶平如悼念亡妻而创作的《平如美棠——我俩的故事》的装帧设计也十分有故事。饶平如与妻子的心愿是回到结婚的酒店再办一次婚礼,但终究因为妻子的逝去而未能如愿。朱赢椿和设计师艺冉巧妙地把书设计成了婚礼喜帖的样子,书脊上的神来之笔,则像是挂着新郎新娘胸前的胸花,红底烫金大字写着他俩的名字。这本书的内文采用轻型纸,因此拿在手上厚而不重,封面选择热烈的中国红,让书有一种浓浓的喜庆味。另外,书中所有图片不修图,完全按照作者绘图时本来的样子来呈现,所以读者能在插图上看到用铅笔打草稿的痕迹——这是设计的一种态度,更体现出设计师对这个故事的理解。更重要的是,设计师以自己的方式,完成了对作者遗憾的补偿。评委吕敬人曾在评述获奖理由时表示:“有时候,书籍设计是那么的简单,这些看似平凡无奇的组合,也不会造成昂贵的定价,却能让如此多的读者愿意亲近它。”

  正如主办方所说,设计是一种语境,一种记忆,一种生活,虽然很多阅读可以通过电子载体完成,但真正留给读者的书是那些能让人感受到纸张本真的书。